您现在的位置:PK10微信计划 > 微信文章 >

一对忠实的爱情狼夫妻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发布人:微信群  /   发布时间:2019-03-10 12:25   热度:
人生有诸多奇遇,稍稍留神便会得到启示,然而从狼身上得到的启示,可算是奇遇中的奇遇,因此更显得珍贵与难忘。
  30多年前,我们26名北京知青在长白山的一个牧场插队,刚满三年的时候一股返城风骤然刮起,海誓山盟的爱情经历着一场严峻考验。和当地姑娘确立婚姻关系的8个知青,其中有5人明确提出分手,剩下的3人处在艰难的抉择之中,我是这支队伍中的一员,但我属于后者。没容正式提出,一件意外的事情发生了。返城加分手知青们闹得晕头转向,牧场的夜间巡逻受到影响,野狼乘虚而入,连续袭击羊群,集体财产遭受损失。
 
  在集体的事再小也是大事、个人的事再大也是小事的年代,追捕野狼自然成为知青们的头等大事。为捕狼尽快有结果,指导员郑峰亲自挂帅,带领捕狼小组十几名知青打响了捕狼战役。几经勘查,从狼道上脚印大小断定,此次作案是一只狼所为,没什么了不起!知青们很快下完了捧枷,只等狼入陷阱。
 
  可是,三天过去了,没瞧见狼的一根毫毛不说,羊只的损失却有增无减。原来狼靠闻到新土气息,断定有情况而轻松破阵,难怪当地老乡说长白山狼是狼中的油子,非同寻常!
 
  与狼初试的失败让知青们不免有些搓火,但善于战天斗地的知青们斗狼也不会轻易服输!又采取遍地挖坑,毫无规律下捧枷,虚实结合;改进捧枷,提高灵敏度等多种措施,几天后狼终于落入我们为它精心布置的陷阱,捕狼战役本应结束,不料还需重新开始!
 
  那天,那呆狼躺在被刨得乱七八糟一片狼藉的土炕内,浑身糊满了泥土,一条肿胀的后腿被捧枷死死地夹住……尽管如此,它的眼神里没有丝毫胆怯,有的只是轻蔑与无怨无悔。这种眼神钻进我的内心深处,让我一下子记住了它,即使换了地方也会确认无误!
 
  知青们开始发表意见,有的说干脆杀啦算了;有的说放。坚持放的还解释说:“即使放了,那条腿肯定残了,也算对它的惩罚。”指导员对两种意见一概否定,他主张给狼套上假羊头套,用羊奶洗身子,误导它的同伙作出错误判断,导致互相厮杀。主意一旦执行,群狼与瘸狼的恶战一定惨不忍睹,这招损到家啦!
 
  指导员从张亮手里接过早已准备好的假羊头罩,和一桶羊奶,一脸的得意,弯腰欲执行的霎时间,四十五米外,突然有一只脑门儿上带白毛的狼哀嚎着向人群这边冲来。情况突然,知青们吓得惊慌失措,四处寻找棍棒,准备应变。情急之中顾此失彼,被夹住的那只狼,一跃而起,蹦跳着冲出人群,与冲过来的狼打个照面,共同在地上划出一溜烟尘,消失在人们面前,捧枷上留下了半条血淋淋的狼腿。这时我们如梦初醒,刚来的狼是救援的,它的哀嚎一方面是分散我们的注意力,另一方面是向受困者发出逃跑信息,对方得到信息咬断大腿死里逃生,这一幕让在场的知青领略了长白山狼的智慧、勇敢、果断、忠义。
 
  狼逃了,在是否追杀问题上,指导员始终奉行:“穷追不舍,斩尽杀绝”的作战方针。连续几日的搜索、布阵未见狼的踪影。接着,他又采取分片包干制;谁逮着狼优先考虑返城的政策,继续捕狼计划。这样一来,捕狼战役表面上看起来是平静的,但暗地里杀机更浓!急于返城的知青各个暗地里偷着使劲。数日后的一天中午,知青们都在睡午觉,我独自偷着跑出来搜山,终于遇上了那两只久违的狼。
 
  那天我正挖空心思琢磨如何策略地向女友谈分手,一边寻觅着狼的踪迹,忽然被前方盘旋着的一只老鹰所吸引,紧接着那只断腿狼便惊现于我的视线中。它躺在一块大石头上纹丝不动,腿上的伤口已经化了脓,还在滴血,周围有苍蝇乱飞乱撞……一切表明狼已死去多时。警惕的老鹰仍不死心,忽上忽下,时而用翅膀扇一下狼头,时而用爪子撞一下狼身子,以做试探。
 
  我躲在一棵大树后,一切尽收眼底。我在佩服老鹰警惕细心的同时忽然想起“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”的故事,心里很是得意,庆幸自己可以一枪不发,背回狼换返城指标。当我正欲实施甜美计划时,眼前的情景让我惊呆啦!老鹰几经试探,误以为的确是只死狼后,翅膀收缩,伸出双腿,往狼身上滑落,断腿狼猛然跃起,活捉了老鹰!原来它是用装死迷惑老鹰,等待时机,这狼太狡猾、太可恶了!我差点喊出声来,我伸出猎枪对准了这只狼,心里话老天有眼又给了我一个“鹬蚌相争,渔翁得利”的机会!正欲扣动扳机,不远处有一只鼓着大肚子的狼走过来,我一下认出,正是那只脑门儿上有撮白毛的狼,这回不是营救,而是迎接的。这时我才有机会看清楚这只狼长得着实漂亮,从丰满的乳房认定是只母狼。它从公狼嘴里接过老鹰放在地上,用舌头不住地为公狼舔食断腿伤口,以示爱怜和抚慰。我一下明白了这是一对恩爱的狼夫妻!母狼已怀孕,公狼去为它捕食,历经磨难却互不放弃,用生命忠实着爱情,这让我自愧不如!
 
  我放下枪,眼睁睁地看着这对狼夫妻大摇大摆从我眼前走过,回到它们的爱巢。
 
  这件事在我心里埋藏多年,至今我还庆幸,当时我没有……